江还

我们深夜饮酒,杯子碰到一起,都是梦破碎的声音

这一季

秋深诗社:

文/吴苏哲

 

再忆香樟    2009.7.1.

——清晨起来读报,南京凤台南路改造45棵香樟树被连根拔起,生死未卜。我们可以为一个明星的死去,举行各式各样的仪式,而树木也是生命,我们却无动于衷,人类的思维在很多时刻确实是本末倒置的。于是我突然想起前些年苏州城路边的香樟,他们曾点点滤透我的思绪,带给我止水般的平静。


当烈日散漫

每一页空乏的时间

忆见,那古城街边

香樟树的行走


它们汲取

斑驳的历史

从一个朝代

风尘仆仆的来

马不停蹄

点缀忆海


在这抹隔夜的

记忆中啊,我是多想再见

那行走的香樟——


以我全纯的魂

报以你久违的笑


这一季  2009.6.

——这个季节是江南所独有的,燥热与阴雨并不是季节的本质。我们所要感受的是季节之美,它让我们内心深处泛起清凉。


这一季

躲在一颗杨梅里

下着细雨

任阴晴无定的

太阳热吻着乌云


这一季

梧桐树又一次开始

它的年轻

是一树绿色的希望

点燃了火把

照亮朴实的土地


这一季

晚霞红的特别早

你眼一眨

它们就挂在了

你的胸前

那一抹温润的玉

散落夏凉


这季节的消磨

在你我之间

慢慢透明

浅浅相望


初夏之约  2009.5.

——我坐于这扇窗前。每天夕阳都有照耀。初夏夕阳的润,让时间几近停滞。此诗曾送过几位朋友,今以西祠胡同梧桐帖为准。


和初夏有个约定

当风

吹醒了五月雪

我踏上黑色的夜

走向宁静的晨

捎一叶春之理想

身心一并,投向

初夏傍晚的一朵夕阳

时光未央啊,时光未央

不是昨日 只在今天


高原的草  2009.6.21.

——看到一幅关于帕米尔高原的水粉画作。画面中黄土坡上的绿草与蓝天,近在咫尺。一棵草用它的高度宣誓了它所有的灵性,大自然永远是我们心灵的家园,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爱它,保护它,亲近它。


高原的草

绿意流淌而上

穿过每一朵白云

俯视时间


高原的风

是它们的语言

它们用风说话

说 大自然的丰厚

优雅的曲线


让我们仰视一株草

我们为之肃敬的理由

是它们的高度

与天空的距离

勾勒出高原的性情


雨前  2009.7.

——一场暴雨于南京而生。雨前的影像比雨后更为清晰,那乌云的行走,那昏黄至黑的天幕,那一张张行色匆匆的脸庞,特别是在窗前晃动的影子,萧瑟而又落寞,让人嗅出从前的味道。


钢琴的黑键跳跃

风,是前奏

卷起树的发丝

激烈的舞蹈


画者打翻了调色板

那黄土已染满

苍天原本瓦蓝的胸膛


乌云恋着天幕

暗色的相思,成灾

太阳开始了

它的逃亡,它害怕了 

怕那将临的事情

烫伤它娇嫩的手臂


人此时与蚂蚁们

都不得闲,慌乱的

不安分的,窜动着

占据了街道与洞穴


天由黄变黑时

对楼的窗口亮起了灯

当水从天而来

我看见那窗前

有萧瑟的影闪动


曾经的句子  2009.7.

——许多时候我们都会感到内心的疲乏,曾经的激情消退时,证明我们真的老了 。年轻真好,可是你老过吗?我们一直都在想用一个句子,诠释或超越时间,却不曾想所有的句子都是时间的孕育。


那些曾经激昂的

诗句

已被时间淡远


现在的我们

只能用一些绵软的

词汇

描述我们的生活

如同素描者的手

比铅笔更为纤细


我们的日子

被时间角质

曾有的棱角分明

如今已粗糙

如同耕作者的手

不曾带来太多的财富

却积累了活着的经验


逝去的诗人  2009.5. 

——那天,我坐在铁路桥下的广场上,火车飞驰的鸣响,让我想起一位诗人,他对于我们来说已不仅仅是景仰,进而已成一种信仰。但是我如今看来,能够养活自己,本身就是一种诗歌式的存在,只需活着,不必死去。


我坐于铁轨之下

远远的看

那曾被飞驰而过的

诗人的身体,而今

已长出青翠的山峰


诗人去了 

留下思想之舞

带着山海关的泪

浸透深邃

填补空洞

灵魂,于梦里苏醒


诗人的梦中

你看见海了吗

你看见那彼岸的

春花烂漫了吗


可惜的只是,我们

只可远望

无可近身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W,记于2009.5到2009.7之间以纪夏


评论
热度 ( 33 )
  1. 淤青-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Pluto__M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新青航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新青航·杂志书
    我们依然在大大的绝望里小小的努力着。这种不想放弃的心情。。。
  5. 木。木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江还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Ray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江还 | Powered by LOFTER